先別提農村再生,你有聽過「農藥代噴」嗎?


環境經濟|林宏燦

今年的農民節如同往年一樣,各地縣市政府和農會都會舉辦農民的表揚活動,在站台上往下看去,台下滿滿的都是髮色鬢白,臉上全是歲月痕跡的老人家。大家都知道農村的凋零,大家都對此發出各種警訊,但是,官員們要嘛沒有實務經驗,要嘛就是離農業太遠,台灣的農業政策總像是鬼畫符,令人百思不解。

農產業要振興,農村要留住人,最根本的就是工作環境的改善。唯有讓第一線人員獲得更好的資源與裝備,讓現場的從業人員更安全、更舒適,這項產業才會真正有競爭力。

今天高齡化的農村之所以還能維持一定的農作物產出,代耕業者和代噴業者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。代耕業者,就是開曳引機整地、開收割機採收和農作物運輸的人。代噴業者,這些人身強體壯、自備器具,專門幫農民噴灑肥料,或是拉著藥管下田噴農藥的勞動者。

其中,代噴業者的工作環境就亟需改善。

一台20公升的噴藥機,裝滿藥液逼近30公斤。肥料散佈機裝滿肥料,整台機子也是有25公斤以上。代噴業者常常要背起沉重的機器,還要步行在崎嶇不平的農田裡,有的還是水田,必須要在深達小腿肚的泥巴裡移動。

工作吃力不說,收入也有限。以南部的行情,農民自己出農藥,代噴業者出勞力和機器,每一分地收取180元的代噴費用。一甲地1800元,每組藥車3個人,一天的作業面積6甲,扣除油資和機器耗損等固定成本,平均下來每人每天的收入大約是3000元左右。

看似高收入,但其實這是一項非常高風險的工作。由於多數的代噴業者裝備簡陋,缺乏人員的隔離和防護措施,也缺乏安全用藥等專業知識,這些人在工作時經常是陷在高濃度的農藥霧氣之中。農藥透過皮膚吸收,許多待噴業者的健康狀況惡化非常快速。

拿自己的健康去鈔票,這種工作型態確實嚇跑了許多人。

陽明醫院曾經受政府委託對這些代噴業者進行健康追蹤,發現這些第一線接觸農藥的勞動者,血液中農藥和農藥代謝物的濃度都很驚人。這些人體內農藥的累積早已超過人體的代謝速度。若是加上飲酒習慣,不到三年就因為罹癌而無法工作的比比皆是。

穿著輕便的衣服,臉上掛著一個毫無過濾能力的口罩,拿自身的健康在換取微薄的工資,這就是代噴業者的常態。更嚴重的是,因為收入不穩定,一旦健康惡化後,家裡的經濟就是雪上加霜,一人倒、一家倒。

也因為工作型態的惡劣,讓第一線從業人員暴露在高風險的環境之下,若有個閃失,家人的生活將瞬間陷入困頓。而「代噴」這一個行業的從業人員,還只是眾多農業分工的一個環節。

我們是該好好反省,農業的產業政策和資源分配上是不是出了問題?身為第一線農民的我們,也該是站出來參與政策討論的時候。我們自己的產業,我們最清楚問題在哪裡。

與其每年花150億去彩繪牆壁、綠化環境,我認為更該拿來改善農業從業人員的作業環境,並且協助非農民身分的相關產業人員納入工會制度,讓他們享有勞基法保障和健康檢查優惠。唯有健康的從業人員,才有永續的產業發展,青年返鄉才能真正地留在農村裡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